登陆

窦文涛、梁文道、陈晓楠们的互联网出路

admin 2019-10-01 197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圆桌派》《一千零一夜》《和陌生人说话》更像是互联网版本的《锵锵三人行》《开卷八分钟》《冷暖人生》。

整理 | 思想漪

编辑 | 石灿


2017年,凤凰卫视的三位“当家”主持人相遇在互联网蓝海上。

5月份,窦文涛在优酷主持的《圆桌派》开播到第二季,好评叫座;之后,又参加凤凰卫视与腾讯视频合作推出的《锵锵行天下》。

10月份,腾讯新闻推出访谈类节目《和陌生人说话》,操刀者是陈晓楠。半年多前,她离开凤凰卫视,入职腾讯网,任副总编辑和首席主持人。

加上3年前梁文道与优酷策划的“看理想”系列,自己推出主持的《一千零一夜》。凤凰卫视的梁文道、窦文涛、陈晓楠以这样的方式,在互联网平台上出现了。

互联网有无数可能性。就像当初这群人义无反顾投身电视媒体的背影。


部分电视媒体人转型一览表/资料源:根据网络资料整理



进入凤凰,成为“疯子”

凤凰卫视老板刘长乐评价自己和手下是“疯子”,还专门出了一本书以此为乐,取名曰《501个疯子》。

1996年,29岁的窦文涛已经在广东人民广播电台工作了五六年。他想去广东电视台,当时台长已经答应要他了,但两个部门领导掐架,电台领导不让他走。晒着他。

当时他也在一家名为《晨报》(后来又叫《七天华讯》)炒更,做编辑部主任,拉着他的同事兼朋友封新城当主笔,写评论。

有人打电话问他,要不要去一家在香港的媒体。他凭着“感觉”入职。后来他说,这是听从内心的声音。还是放不下电视台呀。

他觉得对不起那家报纸的老板。临走,他给老板写了封告别信,鼓励老板坚持窦文涛、梁文道、陈晓楠们的互联网出路自己的理想,相信他一定能够做好纸媒。那老板名叫孙冕,是那家《晨报》创始人。

《晨报》后来改了名,叫《新周刊》。助产士,窦文涛这样评价自己与《新周刊》的渊源。

也在那年,北京人陈晓楠正在与香港著名节目主持人黄詹合作主持知识性娱乐节目《江山如此多娇》。此前,北京广播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大学三年级,她便在北京电视台实习,一毕业,正式入职。可谓根正苗红,起点令人歆羡。

1999年,陈晓楠被借调到中央电视台,可她装病不想去,气得领导揪住她问个究竟。窦文涛、梁文道、陈晓楠们的互联网出路陈晓楠不想去的央视,窦文涛14年后,功成名就,才以合作栏目《滔滔不绝》登上去。

冥冥中不想去的地方自然呆不久。陈晓楠在央视只待了一年,便匆匆去职,入了凤凰卫视。去接校友陈鲁豫的班,主持《凤凰早班车》。

早在陈晓楠之前,来自央视的“当家花旦”纷纷转投凤凰卫视。比如许戈辉、陈鲁豫、杨澜、陈晓楠等,纷纷南下香港。

顺便说一句,凤凰卫视的创办者刘长乐,以前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资深记者,干了8年之久。

在梁文道面前,陈晓楠对自由的“争取”就有些不够看了。梁文道出生4个月便被抱到中国台湾,交由外公外婆照顾。

校服上如身份证一样的编码,圈住了梁文道的自由。但这并不妨碍他寻求“自由”,幼稚园谈初恋,三年级强吻女生,初中拜大哥,书店里看完书就能操起刀上街打架。

顺便说一句,因为出生天主教家庭,梁文道的梦想长大是做“神父”。信仰给予自由。而窦文涛小时候的梦想很多,比如得个诺贝尔奖,但更多的是想拿着冲锋枪掩护战友冲锋陷阵,然后壮烈牺牲。

梁文道15岁回到香港,才觉得之前太不够自由了。在读香港中文大学期间,为了抗议,他脱下裤子坐在痰罐上跟警察对峙。

90 年代,还在读大学的梁文道,每年都会回内地的外公老家河南乡下住上大半个月,搭硬座火车、长途大巴,穿一件破衣服装,甚至也会像当地人一样从火车窗爬进去,在公交车站蹲着等车、吐痰……

发展迥异的三个人最终相会于香港,“东方明珠”,凤凰卫视。


窦文涛、陈晓楠、梁文道/图源:网络


狂飙突进

如一本未曾书写的空白书,梁文道什么都做过。在实验剧场当编剧、导演和演员。17岁开始写剧评,当专栏作家。有编辑打电话来,母亲告知梁文道去学校了,编辑以为教书去了,母亲答“上学去了”。

1998年,在《锵锵三人行》嘉宾马家辉的介绍下,窦文涛和梁文道认识。窦文涛跟马家辉抱怨,你怎么给我找了个这样的人,你看长得那个样子,怎么上电视!

这句话还是玩笑的成分更大一些。



1997年,刚入职凤凰卫视不久的窦文涛/截图自网络视频


从小到大,窦文涛自卑,总怀疑自己的看法,易露怯,属于“生物多样性”的一种。跟凤凰卫视签约,他一次签两约,一个主持人,一个撰稿人。他觉得自己不上镜,就算当不成主持人,还可以撰稿。双保险。

有一年新年,凤凰卫视老板刘长乐想着创办一个新节目。窦文涛躲在角落。要推选主持人了,大家哄笑着“想不出是谁,那就让文涛来做吧”,他也跟着乐。刘长乐拍板,就让他做吧。

1998年4月1日,《锵锵三人行》诞生了。

香港就算不是文化沙漠,也谈不上文化绿洲。功利、现代和摩登是香港文化的底色。从1990年起,香港每年举办书展,吸引内地、澳门、台湾及海外的出版商参展,新书签售、打折销售,不过一场“买”与“卖”的集市。

“布道者”开始在沙漠上布道绿色希望。2002年,梁文道在香港九龙土瓜湾创建“牛棚书院”。这里原本是动物检疫站和屠房。梁文道想为它洗涤掉戾气与罪孽,做点善事,推动香港公民阅读风气。这里也成了一群理想主义者的集散地。

但窦文涛、梁文道、陈晓楠们的互联网出路这些理想主义者不肯拉赞助,非得较劲看看这件高尚的事情能不能养活自己,最后坚持不下去了。

陈晓楠来到香港,分外怀念“北京空气”,怀念北京的人。她喜欢攒假期,如果被安排在假日上班,她得意,又攒了一天假。没事老往北京跑。

陈晓楠当《凤凰早班车》的主播,每天化妆。但“9.11”时,她5分钟赶到公司,在主播台上说的第一句话,“对不起,我没有化妆”。

后来,这句话她称为“弱智”的话,被一众专家解读为,直播中最富魅力的话。



2008年,汶川大地震,陈晓楠在震区采访/图源:凤凰卫视


2003年,陈晓楠又开了《冷暖人生》。2008年去汶川大地震现场采访教师,一句“你应该知道,你是个伟大的老师”,慰藉了全中国人的心。

柴静评价陈晓楠,“极为本色,毫无做作,是罕见地没有被主持人这个职业污染的人。”

同年,窦文涛再开辟《文涛拍案》。每周现编现录,大量咖啡浓茶,烟不离手,词不离口,他自觉像个劳改犯。因为工作太过投入,一度神经过敏,遇到陌生人,看谁都像是“恶人”。

窦文涛时常请梁文道上《锵锵三人行》,加上许子东,组成“铁三角”。窦文涛俗世奇人,梁文道伶牙俐齿,许子东书生意气。时人评价三人为“奇人”。



梁文道与《开卷8分钟》/图源:豆瓣电影


梁文道也开始成为两个人的同事了。2007年1月1日,梁文道在凤凰卫视开播《开卷八分钟》,他可以一口气录制十几集而不被“NG”。最多的时候,他参加4个节目录制,你可以一天在凤凰卫视看到他8次,他开玩笑,应该叫做“凤凰卫视文道台”。

凤凰卫视的“黄金岁月”不是因为这3个人而开启的,但窦文涛、梁文道、陈晓楠们的互联网出路这三个人却是不可或缺的。



冷寂与新生

2014年12月31日,《开卷8分钟》停播。2017年3月,陈晓楠离开凤凰卫视,入职腾讯网,任副总编辑和首席主持人。2017年9月,《锵锵三人行》停播。

时代转身慢,人群汹涌潮。三个人分别投向了互联网的怀抱。

节目停了。梁文道生活丰富多彩,依旧非常单调,每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酒店度过,通常都是凌晨4点多才睡,睡之前两三个小时都在看书。

过了大半年,梁文道联合优酷策划了《看理想》文化系列综艺节目。梁文道《一千零一夜》,陈丹青《局部》,马世芳《听说》,加上后来窦文涛的《圆桌派》,为荒芜的网络世界投下一块独特文化绿地。

窦文涛在《圆桌派》一期节目中说,商业大佬改变世界,他享受他们改变的世界。

陈丹青也曾说,我们这个时代已经被媒介主宰了,再纠结文化人是否应该上节目这类问题,没有任何意义,孔子、鲁迅活到今天肯定要上节目的。

互联网综艺节目不好做,各人各有各的痛点。

窦文涛知道网络综艺不好做。为了做好《圆桌派》,他请私人生活圈里朋友,把家里的文玩摆设带到录制现场。他要求现场布置5台摄像机,360度环状拍摄,抓拍下嘉宾的表情细节。他觉得这样,这个节目才有温暖感,让观众觉得没有生疏与距离感。

30分钟,几乎没有剪辑。窦文涛说:“一半人为、一半天成”。

除了主持人的角色,窦文涛还得冷不丁地为赞助商做广告。从人生观点跳脱到商业逻辑,也逗得让人会心一笑。

窦文涛觉得互联网容纳少数、容纳小众,“互联网就是一个真正的海洋,所有人都能生存,能够找到彼此。”

“我在揪着自己的头发成长”,陈晓楠说,“在互联网公司,没有人替你做主,每一件事都是从下而上的,现在我就深挖自己的灵魂”。

以前,陈晓楠在凤凰卫视做节目,拍摄剪辑完了,节目基本上就完成80%了。现在也就完成了50%,剩下的工作还要想着怎么传播。除了是创作者,也是一个传播者。“包括取什么样的标题,用什么方式来推。”

《圆桌派》《一千零一夜》《和陌生人说话》更像是互联网版本的《锵锵三人行》《开卷八分钟》《冷暖人生》。就像三根刺,直愣愣地标记在互联网泛娱乐节目的高地上。前三者的豆瓣评分达到了8.7分、9.7分、9.5分,算得上是互联网平台综艺的“扛鼎之作”了。

,这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意味着无限可能。正如互联网,容纳得了网红、主播,也放得下电视媒体人。

参考资料

1、张林、多多、鹤麟等著,《501个疯子》,文化艺术出版社,2011年

2、窦文涛 、邝新华,《窦文涛:你不可能再回到1996年》,《新周刊》,2016年

3、张之琪,《窦文涛:今天的现状是,人们希望知识能够喂到嘴边》,《界面新闻》, 2016年

4、《梁文道:我信任阅读,它没有辜负过我》,腾讯Lens纪录片,2018年

5、石灿,《陈晓楠转身腾讯两年记:这两年,我在揪着自己的头发成长》,刺猬公社,2019年

6、罗小敷 ,《梁文道:一个香重生追美记港知识分子在内地》,《南都周刊》,2010年

7、小琴,《梁文道:此心安处是吾家》,《美好家园》,2009年

8、关心于,《“时尚”陈晓楠》,《理财》,2009年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